曼城vs阿森纳球评:苦涩何止路易斯

谢天谢地,英超终于回来了。

虽然球场看台的人口密度和塔克拉玛干沙漠差不多,虽然像肘击仪式这样的阉割庆典远不如空转身、滑跪、男加男热烈,虽然球衣背面统一的标语让它看起来像是夏普22个双胞胎的全家福,虽然这些都堆积了一场违和感最强的英超比赛…但至少昨晚,没有什么比久别重逢更精彩的了。

然后,曼城vs阿森纳,这桌注定不是绝对无味的,而是摆上了一份绝对令人满意的开胃菜。

相关战报:英超-德·布劳恩射伤大卫·路易斯·雷德,送曼城3-0十阿森纳

有些事情和2020年一样难以琢磨。

比如瓜迪奥拉和阿尔特塔的首发阵容,几乎没有人能猜出来。在这里,阿奎罗、罗德里和费尔南丁霍组织了一个小组去看台。恐怕第一中后卫埃里克·加西亚的名字和面孔还没有被大多数球迷连线;那边马里和穆斯塔法第一次一起打,之前7轮6次首发的佩佩要先看饮水机。

还有一些东西,其实在游戏开始之前就已经注定了。

例如,超过三个月的停机时间甚至会使最有活力的机器生锈。所以当众出柜是轻的,丁丁的失误和礼物、美国的羊枪、斯特林掺蒜底线等黑历史是排队上演的;可惜扎卡和马里相继受伤,显然打乱了奥塔的战术部署。

更有甚者,被他拿来当接班人的是那个叫大卫·路易斯的人。

曼城vs阿森纳球评:苦涩何止路易斯

曼城vs阿森纳球评:苦涩何止路易斯

几乎所有中后卫应该避免的素质都被路易集中在上面两个图中:落地点判断错误,处理入球犹豫不决,起步慢,爱手……爱摊手。总之,路易靠自己把曼城拉低到和布莱克本一样的水平,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滋养他们。

即使没有路易斯的自杀爆炸,阿森纳也很难从曼城得到任何东西。毕竟所有的缺点暂时都不应该填。

第一,曼城害怕被对手追着从进攻到守时的反击。一旦陷入阵地战,他们的后院就不容易被占领。而阿森纳在阵地战中几乎应用了长传单行道战术寻找快马。攻防转换的时候,他们只能看着被耶稣来回骚扰的刚铎在原地打圈,等待曼城收紧围栏。奥巴米扬、恩吉亚、萨卡人的快马属性基本没用。

其次,如果英超金靴奖得主要打到下半场补时第七分钟,才能在对方禁区内完成整场比赛的第一触,那么你基本上不需要对他和队友的进攻质量有什么期待——没错,这就是昨晚奥巴米亚的情况。

第三,曼城的中场控制远胜阿森纳。威洛克和塞巴斯蒂安·路易斯大部分时间只能乖乖的按在腰上接受摩擦。这两兄弟和龚太子能给前线的支持实在是太有限了。

第四,所有关于Thirny的侦察兵报道恐怕都是“攻强守弱”不可或缺的。接下来,请允许我添加一些无情的超链接“为弱者辩护”。

-神秘选择1.0。赌博失败后,整个人行道走廊完全交给了沃克,而马里的受伤也源于这种强行单挑。

曼城vs阿森纳球评:苦涩何止路易斯

-谜选2.0,不知道是路易的越位技术,莱昂内尔的坐莲技术,还是马赫雷斯近几年14场哑火13场的进球效率,让他有了不顾一切包围丁丁的勇气。

曼城vs阿森纳球评:苦涩何止路易斯

-至于黄牌…可以自己感受一下。

曼城vs阿森纳球评:苦涩何止路易斯

在刘易斯第二场胜利和蒂尔尼致力于挖坑的背景下,你会认为穆斯塔法只有5.7分,几乎和主播一样好,而莱昂内尔在高速档和低速档几乎和卡西利亚斯一样悲惨,卡西利亚斯在被利物浦打进4球后被评为本场比赛最佳。

瓜迪奥拉除了再次炸掉阿森纳后防,还扳回空,证明了另一件事:如果不出意外,曼城很可能会从五人换人新政中获益最大。从第65分钟开始,稳操胜券的曼城开始赤裸裸的炫富,地主家的余粮似乎养活了整个诺亚方舟。

在节奏越来越慢,控制力越来越传递的垃圾时间里,瓜帅成了疯狂的科学家:斯特林急于切入内线,然后从左前方换到右前方,再切换回左前方;b座和福登同侧换位很多。你要插我进去,我就演出来;平均身高1.81米,年龄相差16岁的双短中后卫上线。敢于用菲纽+加西亚的老幼对抗对面的黑风三叉戟是需要勇气的;当你把弗登的进度条往前拉14秒的时候,你会发现,当时他摔倒的时候把球转回给了费尔南丁霍,然后一路狂奔又杀了一个禁区…

现在,你应该知道11分钟的超长停工时间给整个工厂带来了多大的折磨。

曼城vs阿森纳球评:苦涩何止路易斯

经过这个赛季,阿森纳对曼城的连败增加到7场。在这漫长如夜的630分钟里,枪手从未领先,双方进球总数的比例……2比20。

坦白说,面对这样夸张真实的数据,绝大部分的球评、复赛、调侃甚至谩骂都是苍白无力的。人们已经习惯了炮城之战给人的悲伤,就像蝴蝶终究飞不过海,夸父终究追不上太阳,巴尔坦斯终究做不了奥特曼。

然而,当我拉下战争的历史记录时,我发现了一件30年前我才知道的事情。其实这种难过的感觉原本属于曼城——从1994年8月到2004年10月,曼城在各种比赛中连续12次输给阿森纳。

恐怕不是这样。

(呸)

a.topic-link {margin: 10px auto;display: block;width: 600px;}.topic-box {width: 600px;height: 75px;background: url(\’//tu.duoduocdn.com/uploads/day_160627/201606271101388748.png\’) repeat-x;margin: 0 auto;position: relative;}.topic-thumb {position: absolute;left: 5px;top: 3px;height: 69px;width: 92px;background: url(\’http://tu.qiumibao.com/uploads/day_170825/zt_6891503632323.png\’) no-repeat;background-size: 100% 100%;}.topic-angular{position: absolute;right:0;top:0;width:46px;height:42px;background:url(\’//tu.duoduocdn.com/uploads/day_160627/201606271101463680.png\’) no-repeat;}.topic-box b {position: absolute;left: 105px;right: 15px;color: white;line-height: 75px;overflow: hidden;text-overflow: ellipsis;white-space: nowrap;} 上一篇: 下一篇:

News Reporter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